雨中的眼睛_人生百态
当前位置:大发分分彩—大发三分彩>随笔>人生百态> 雨中的眼睛

雨中的眼睛

又是一个淫雨霏霏的季节。

窗外的雨一如外婆那唠唠叨叨的故事,枯燥而又漫长。我信步走到窗前,用手推开那扇略显破旧的窗户,朝对面楼房的阳台望去,那里一片死寂,好象没有一点生机,那个经常出现在阳台上的美丽无暇的身影,几十年来只有在我的梦中出现过。想到这里,一缕淡淡的忧伤袭上心头,泪水如同玻璃窗上的雨水般地簌簌滑落……

“鸟儿轻轻叫,云儿轻轻飘,我是一只快乐鸟,我的快乐雨知道……”那是三十年前的一个多雨的夏季,我正在我们家拥挤的单元房内和哥哥姐姐门一起做着古老的游戏,忽然,一阵清脆响亮的的歌声打破了这雨天的烦闷和沉寂。它穿过空寂的雨幕,传到我的耳中。歌声悠扬响亮,清脆恬淡,如同甘甜的雨露成串地敲打着花园中的芭蕉叶,又如同一只轻巧的小蜜蜂行走在钢琴的键盘上,弹奏出悦耳动听而又迷人的乐曲。那歌声中仿佛注入了一种特殊的魔力,将我的魂魄牢牢地吸住。我不由自主地抛开正在一起游戏的哥哥姐姐,独自一人径自朝窗前走去,寻找歌声的源头,一睹唱歌人的风采。

透过被雨水浇花了的玻璃,我依稀看到对面楼房的阳台上,一个年龄与我相仿的小姑娘,身着一件绣着小花的白色的连衣裙,如同雨天荷塘中的一朵含苞待放的小荷花,清新脱俗,柔媚无比。我发现歌声就出自她的口中。

惟恐惊扰了她,所以我不敢打开窗户。为了把她看得更清楚,我用手轻轻地擦去玻璃上的雾气。这时我才看清,原来站在我对面的小女孩竟是那么漂亮和清纯。她的个头并不高,身材很苗条。一头黝黑发亮的头发如同墨玉一般,被整齐地拢在脑后分成左右两部分,梳成两个小辫子,随着她唱歌时的左右摇晃,小辫子如同两只蝴蝶翩翩起舞。脑门上一排刘海齐眉穗上,一层细小的水珠,象水晶珠帘般地悬在发稍,有时,一串串小水珠在头发漫漫汇集成为一个大水珠,突然之间滑落下来,掉到地上,摔成无数个小水珠,如迸珠似溅玉。一张长方形的小脸,皮肤白里透着红,红里透着粉,是那样的光滑细腻,充满青春的朝气。细长而又弯弯的眉毛下,一双明亮的大眼睛,又黑又亮的眼珠好似两颗黑珍珠般地闪闪发光。微微高跷的鼻翼下一张灵巧的小嘴,两片嘴唇薄薄的,是那种典型的巧嘴巴。啊!我不禁深深地感叹造化的伟大和神奇。它竟然能造出一个如此完美、如此美丽的少女,而如此美妙的歌声也只能出自她的歌喉!

她站在那里不停地唱着,无拘无束,仿佛这个世界只属于她一个人,也仿佛这个世界只有她一个人似的,自由自在,飘逸洒脱。她的歌声和着雨水飘洒到这个世界上,和雨景溶为一体。歌声有着极强的穿透力,随着轻风细雨散向城市的每一个角落。它穿过时空、穿过这雨雾弥漫的天空,穿过这令人抑郁烦闷的都市,碰撞到我的心灵深处,我的心剧烈地跳动着。望着对面的女孩,我的脸感到一阵灼热,禁不住缩回了头,坐到地上双手托腮,陷入遐想之中。

春天的原野阳光明媚,绿草茵茵,许许多多叫不上名字的小花竟相开放、争奇斗艳。空气中弥漫着泥土的芬芳和花草的馨香,沁人心脾,令人心醉。一只白色蝴蝶从远方向我翩翩飞来,一双美丽的翅膀轻轻扇动着,好象要将这清新宜人浸透花香的空气传给更远的地方,带给更多的人,让更多的人能享受到这美妙的一切。

这时我突发奇想,蝴蝶的身体应是浸透香气的吧?不,它的身体就如同这无边无际的草地上的一朵小花,不娇、不艳不张扬。我眯起眼,悄悄地打量着它,张合着鼻翼,我仿佛已经嗅到了它的芳香,香气一直沁入六脏五腹,直达心灵深处,我已坠入花的海洋。与蝶为伍,拥抱鲜花,我成为这个世界上最幸福的人。

突然,一滴带有凉意的雨点透过窗户的缝隙挤了进来敲在我的额头,我猛地清醒过来,眼前那绿色的草地、花一样的海洋消失得无影无踪。可是,当我又一次向对面望去的时候,刚刚逝去的一切又出现在我的眼前。

雨似乎比刚才小了许多。由于下了很长时间,所以外面的一切都湿漉漉的,仿佛整个城市已被雨水打透,静静地任雨水冲刷,不时发出低沉的喘息。淡淡的雾气将城市的一切严严实实地包裹住。雨水落到屋顶后汇集到一起,朝下水管涌去,发出巨大的声响。雨滴打到窗前的粗大的白杨树叶子上,发出噼里啪啦的响声。雨水顺着树叶成串成串地滑落,树叶被冲洗得干干净净,不时闪动着暗淡的光泽。粗大的树干青幽幽的,显得既苍老古朴又挺拔劲健,充满活力。

这时,那女孩正坐在阳台的边沿上,光着一双小脚丫,小脚丫在外面和着歌声的节奏摇晃着,任雨水的敲打。一双小脚丫如刚刚从水中拔起的莲藕一样,白皙嫩滑,惹人爱怜。

树的枝叶非常繁茂,有的已经伸进阳台。只见她轻轻触摸着一片雨中的树叶,含情脉脉地望着它,喃喃自语,仿佛是对树叶说着悄悄话,说的什么话我就不得而知了。树叶在她的手中已不再是一片简单的树叶,仿佛变做一个小生灵,正安静倾听着她的诉说,感受着彼此的心境。此时此刻,我多么想变成一片树叶,让她托在手中,任她用纤细的小手轻柔地抚摸,听她呢喃自语,与她交谈,诉说彼此的心事。我更想走进她的内心世界,去探知那只属于她一人的秘密,与她一起分享那份童年的欢乐和梦一样如诗如画的美丽。

“鸟儿轻轻叫,云儿轻轻飘,我是一只快乐鸟,我的快乐雨知道……”这时,美妙的歌声不经意间又从她甜甜的歌喉中飞出,那样欢快,那么明丽,仿佛化作一道美丽的彩虹,定格于这细雨朦朦的天空。

我突然想起什么,飞快地跑进里屋,从墙上摘下我心爱的长笛,折回阳台,推开紧闭的窗户,一股清新宜人的空气迎面扑来,空气中弥漫着甜甜的味道。我的精神为之一振,将笛子放到嘴边,合着歌声吹了起来。我吹的是那样投入、那样动情,忘记了自我,忘记了一切一切。

此时,窗外的雨点从打开的窗户向我扑来,我好象看到有千万只彩蝶,迎着笛声飞舞着扑进我的怀抱。我真的陶醉了,飘飘欲仙。

当我回过神之后才发现,对面女孩的歌声已经停止了。只见她手里紧紧地捏着那片树叶,两只明亮的大眼睛忽闪忽闪,怔怔地望着我。她的小嘴微微地张开,一动不动,一脸茫然和惊讶的表情。

也许是我的突然出现吓着了小女孩,也许是我的笛子声惊扰了她,也许是她有些害羞,她愣在那里很久很久。然后,她跳到阳台地面上,飞快地跑进屋去,再也没有出来。

雨依然淅淅沥沥地落着,我懵懵忽忽地站在那里,内心有一种说不出的滋味。我开始为自己的鲁莽而懊恼,为自己亲手打破了这雨季的恬淡与宁静而羞愧不已。我深深地感到自己犯了一个多么愚蠢而又可笑的错误,我顿时陷进深深的自责之中。

外面起风了。细雨如丝,如诉如泣。雨丝被风刮得歪歪斜斜向我射来,仿佛在对我发泄不满,又象是无数只利剑穿刺着我的心,我被无名的烦恼包围着、侵袭着。

那一年的雨季特别的漫长,然而,每个雨天里我依旧能听到她甜美的歌声,她依旧会边唱歌边和树叶交谈。而我也总会急切地等待着,盼望着她那娇小身影的出现,听到她的歌声,但我再也不会鲁莽地出现在她的面前,再也不去推开那扇窗户,也不会再去用笛子为她伴奏,这样以来,我就可以长期地、永久地、独自地欣赏她和她的歌,欣赏她漂亮的眼睛和她眼中的美丽世界。

我经常把一种渴望的目光朝对面的她们家望去。屋内常常有一串串的笑声似银铃般地飞出,时时撞击着我的心灵,使我的生活变得幸福快乐。因为我的家庭出身不好,所以,平时没有人愿意跟我们一起玩。我只好经常把羡慕的目光,投向楼下那些无忧无虑、无拘无束的小伙伴身上。1976年的那场大地震使我的生活发生了转变,各家各户纷纷在楼下的空地上搭起了临建棚,我们家的临建紧挨着她们家的临建,使得我和她有了更多的接触。开始时我小心翼翼地试探着和她说话,慢慢地我们就混孰了,到后来成为形影不离的好朋友。当时因为我们家的成分高,周围邻居都不敢和我们接近,只有她们家对我们非常友好,有时她们家做了好饭,还让我在她们家吃,我感到了一种前所未有的快乐。母亲经常对我说,咱们家的成分不好,不要总跟人家交往,免得给人家带来麻烦。我幼小的心灵开始产生了不应该属于我那个年龄的孩子有的一种自卑,我开始有意躲避着她。

随着地震给人们带来的恐惧的消失,邻居们开始搬回楼内居住。我依旧经常站在窗前欣赏着她。看着她做游戏时手舞足蹈的高兴样子,我的内心也充满快乐。然而,几年后的一个夏季里,这一切仿佛突然从我的生活中消失得无影无踪。据邻居讲她随着家人搬到别的地方去住了,搬到哪里谁也说不清楚。

一个个雨季,一个个的雨天,一个个的心愿,一天天的等候。无数次伫立窗前,却再也听不到那欢快的笑声和动人的歌声,我掉进痛苦的深渊,凄迷无助,无法解脱。

曾经有一度,我试着将一封封饱含浓情、蘸着泪水写给她的信,悄悄塞进她们家的信箱,心中默默地祈祷着奇迹的出现——突然有一天,她会发现并取走那些信件,感受到我对她无尽的思念。然而,一天天过去了,我始终没能再见到她的出现,而此时的信箱中已经再也塞不进去一封信。

一个雨季的清晨,当我又一次茫然地向对面望去时,竟然发现有一个人正在打开那个信箱。我的心一下子跳到嗓子眼,我的呼吸变的急促起来,但是,眼前的情景让我一下从兴奋的顶峰跌进万丈低谷。只见一个佝偻着脊背的老太婆,轻轻打开信箱,费劲地掏出那些落满灰尘的信,用一种怪异的眼神看了好久,然后抱进厨房,用火柴点燃后投进炉膛,一边烧嘴里一边嘟囔着。一股青烟涌向雨雾迷朦的天空,我的心也被这无情的火焰吞噬了……

时间虽已过去了三十年,时至今日,无数个有雨的日子我都是在窗前度过的。每当我独立窗前,静静地欣赏着雨景的时候,一种凄楚的感觉就会油然而生。那悄然飘洒的雨滴就像生活中的一杯杯苦酒,苦涩难咽。我从心底不停地呼唤着她:“大眼睛姑娘,你在哪里?你现在可好吗?”

我喜欢(0)
好文章!分享给朋友:

作者龙行风更多文章

0雨中的眼睛的评论

  • 还没有人评论,赶快抢个沙发